您当前位置:首页 >大般泥洹经

第一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时间:2019-06-25 02:05:59 编辑:法显 译
第一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尔时,世尊告纯陀曰:“如是,纯陀,佛兴于世甚难得值,犹如海沙一金刚粟;人身难得又复过是;具足信心,亦复甚难;犹如盲龟值浮木孔,得遇如来临般泥洹,最后所供檀波罗蜜复难于彼,如优昙钵华时一现耳!汝今纯陀,莫生忧恼,应大欢喜。所以者何?当作是念:‘今日如来与诸大众受我最后大施供养,以是善利故应欢喜。’汝今纯陀,勿请如来长住此世。当观世间皆悉无常,一切众行性亦如是。”

尔时,世尊即为纯陀,而说偈言:

“正使久在世, 终归会当灭,

虽生长寿天, 命亦要之尽。

事成皆当败, 有者悉磨灭,

壮为老所坏, 强者病所困。

人生皆有死, 无常安可久,

无色无强力, 亦无有寿命。

妻子及象马, 钱财悉复然,

世间诸亲戚, 眷属皆别离。

三界大恐怖, 乃至恶道苦,

斯等悉归灭, 安可不厌患?

有有生老相, 所谓惭耻法,

计常所侵欺, 而谓为长存。

清凉殊胜法, 远离于恐怖,

亦得离生老, 病死之大患。

乱心愚痴垢, 此等谓皆度,

无量无有余, 妙胜之寂灭。

其义实无常, 亦非荫护法,

但是众苦聚, 虚伪非坚固。

无堪无所忍, 亦非可常保,

斯等如蚕虫, 结网而自缠。

轮回三界中, 无一可乐处,

唯有生老苦, 病死之大患。

知义者能见, 寿命日夜流,

衰减欺诳法, 恐怖无暂欢。

疾病忧悲恼, 诸非义盈满,

欲火轮炽然, 众难竞来集。

智者永不住, 受斯大苦痛,

晓了五欲患, 是非功德利。

离欲无所贪, 明了见真实,

是为解脱观。 舍除诸生者,

呵责害结怨, 究竟弃诸有。

从此疾离一切数, 犹如薪尽盛火灭,

妙色湛然常安隐, 不为衰老所灭磨。

无量疾苦不逼迫, 寿命长存无终极,

无边苦海悉已度, 不随时节劫数迁。

快哉如来超三界, 生死轮回不复惑,

汝莫观我永灭度, 犹如须弥跱大海。

纯陀我今当泥洹, 平等正法永安乐,

诸明智者闻斯义, 谛了分明不忧戚。

莫以生死危脆身, 微浅智慧测量佛,

我身真实处安隐, 唯是天尊能谛了。”

尔时,纯陀白佛言:“善哉!善哉!世尊,我等凡劣得知如来泥洹不可思议。世尊,我今便得与彼大人诸菩萨众及诸罗汉等无有异。如文殊师利童子及阿罗汉,此等众中若有最初受戒,即受戒曰得在僧数;我今凡劣亦复如是,蒙佛威神得同斯等大贤众数。唯然,世尊,愿使如来长存于世,不愿泥洹如燋败种。”

文殊师利语纯陀言:“莫作是愿!所以者何?当作是观,有为行法,性自如是。如是观者,空慧具足,欲求正法当作是觉。”

纯陀答曰:“文殊师利,夫如来者,是人中尊,为天中天,名为应供,岂是行耶?若是行者,为生灭法。譬如水泡速起速灭,往来流转犹如车轮;若使如来是行数者,终不得出人天之上,非天中天,亦非应供。

“复次,文殊师利,汝岂不闻有天长寿?而今如来不满百岁,云何生死之法,称人天上,为天中天,名曰应供?文殊师利,譬如有人作聚落主,随其功勋渐渐迁转得为高位,众人所敬,财力自在;受福既尽,还为贫贱,人不齿录。若使如来是行数者,亦复如是,非人中上,非天中天,亦非应供,转为下劣。所以者何?起灭法故。是故,文殊师利,莫作是观,如来应供等正觉是行数也。

“复次,文殊师利,为知而说,为不知而说,如何妄想而谓如来是行数耶?若如来是行数者,不名三界自在法王。所以者何?譬如有王,勇猛多力,一人当千,时人号名千力士王,以能降伏千力士故;如来应供等正觉亦复如是,降伏烦恼魔、阴魔、死魔、自在天魔,如是诸魔力士憍慢悉伏,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得为三界自在法王。若使如来是死法者,无实功德如千力士王也。是故,文殊师利,汝莫于如来起行数妄想。

“复次,文殊师利,譬如巨富长者唯生一子,相师占子有短寿相,父母闻之,心大愁戚:‘我等薄相,居门不吉,生短寿子不复爱重。所以者何?夫天、人、婆罗门中有短寿者,斯等同辈自不爱敬,以短寿故。’如是,文殊师利,若当如来同世人寿者,亦如世人不为父母之所爱敬。如来应供等正觉是行数者,亦复不为人、天、阿修罗之所爱敬,现见转变故。所以者何?同一切法退败知见,而为众生说解脱教,如是义者何名正觉?是故,文殊师利,莫于如来起行数妄想也。

“复次,文殊师利,如贫女人,无有居止,加复疾病,游行乞丐,止他客舍寄生一子。其客舍主驱遣令出,抱儿随道向丰乐国。于路困乏,蚊虻毒虫唼食其身。经由恒水抱子而渡,水流漂急不放其子,遂至没溺,母子俱死。由是慈心救子功德,身坏命终生净妙天。所以者何?以不惜命救护子故。文殊师利,菩萨如是欲护正法者,不于如来而造行观。造行观者,当知是人盲无慧眼。于世尊所,应正观察不可思议,当知如来非有为法,以是现化安乐众生。彼贫女人救护其子,不惜身命故生净妙天;护法菩萨亦复如是,能知如来非有为法,是长存法,是久住法,因此护法得现法果速成解脱。

“复次,文殊师利,譬如丈夫远行,寄止他舍疲极而卧,大火卒起焚烧此家,惊觉见火烧逼其身欲出火难,衣服烧尽自愧裸身,不出火宅遂至烧死。以惭愧功德故,身坏命终,八十千返为三十三天王,复百千返为梵天王,来生人中常为转轮圣王,不堕恶趣永处安乐,因惭愧故如是。文殊师利,当知如来是方便行,应如彼丈夫惭愧而死。宁同外道玩习邪见,不为持戒比丘于无为如来作有为想知而妄语!若于如来作有为想者,当知是人阿鼻地狱常为室宅,是故莫于如来作有为数。能于如来作无为想者,从是得度智慧大海,不为死尸之所迷惑,是为甚深智度成就,以此智果疾逮如来具足相好。”

尔时,文殊师利谓纯陀言:“善哉!善男子,应如是知,如来常住无为,非变易法。汝善男子,有是智者亦能如佛隐覆有为方便示现,汝今不久当成佛道。如此胜妙奇特功德,唯佛世尊乃能叹说。复次,纯陀,应时施及法施,出于一切众施之上应时施者。若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若远行来,若在道路,随其力能疾应所须,是檀波罗蜜种子生大果报。纯陀,汝今随其力能为佛及僧施最后供,宜知是时,世尊灭度垂至。”

纯陀答曰:“文殊师利,何烦催此垢秽食为?如来宁当待此食耶?如来六年在道树下难行苦行,日食麻米犹自支持,况今须臾岂不能耶?汝谓如来食此食乎?如来法身非秽食身。”

尔时,世尊告文殊师利:“纯陀所说真实说也。”又语纯陀:“汝成大智,明解大乘。”

文殊师利谓纯陀言:“汝今便为称可如来,为佛所念。”

纯陀答言:“如来岂偏念耶?一切众生悉平等念。汝莫作此颠倒想说。念、可念者,是二悉无,当作是行。夫爱念者,譬如乳牛,虽复饥渴行求水草,若足未足忽念其子便疾还归;诸佛世尊无此苦念,视一切众生皆如一子,是智慧念,诸佛境界。又文殊师利,譬如象马宝车迟速不同;如是我等九部之乘,不能等问如来智慧。又文殊师利,譬如金翅鸟王陵虚而飞,经由大海影现水中其身长大,水性之类莫能测量其形大小,如婴儿病不堪大药。”

文殊师利言:“如纯陀所说。然我为诸菩萨故,于甚深功德而立此论。”

尔时,世尊从其面门复放种种色光。文殊师利童子见此光明,知如来泥洹时至,便告长者纯陀言:“汝为如来临般泥洹施最后供,其时已到,宜应速设。纯陀,当知如来不以无事而放光明,其义有以宜速宜速,莫令失时如过采之华。”长者纯陀默然而住。

佛告纯陀:“如来须臾泥洹,汝供养僧今正是时。”如是再三。

纯陀怅恨举声叹曰:“何其怪哉!世间虚空!如来长逝!”悲号流泪,而复启请愿哀久住。

世尊告曰:“纯陀,汝莫啼哭自乱其心,当正思惟修野马观,芭蕉、梦、幻、电光、坏器等无有坚实,当知有为为灾患宅。”

纯陀白佛:“如来不哀住世,世间虚空!我等焉得而不啼哭?”

佛言:“纯陀,今我哀汝及一切众生而般泥洹,诸佛法尔,有为之法性亦复然。汝于一切诸有为行,当思我昔说无常偈、苦偈、空偈、非我之偈、我说此身为灾患偈、如水上泡生灭之偈,莫但忧悲如凡人法!”

纯陀白佛:“如是,世尊。诚知如来方便泥洹,我故悲恼不能自持。”

佛告纯陀:“善哉!善哉!善男子,应知如来方便泥洹,当知佛经如涉大海,长寿非长寿、起法灭法、幻法方便法、时非时、性非性,如是等尽应知。纯陀,汝欲疾度三有海者,可速设供诸天、人、阿修罗所赍供具,今当得为最后供养,令一切众生从我得不动快乐。汝及余人值良福田,汝于如来等正觉所设檀波罗蜜,不留难者亦当自成如来福田。”

时纯陀长者欲度一切众生故,低头泣泪犹如雨下。譬如日出照青树叶,赤脉悉现;纯陀长者亦复如是,血泪俱下而白佛言:“唯然,世尊,今当从教。然如来泥洹甚深之义,非我凡细所能测量,亦非声闻、缘觉所知,唯佛世尊智慧境界。”

尔时,纯陀与诸眷属,为度一切众生故,稽首佛足右绕毕,烧香散华供养世尊,并复供养文殊师利,以供办饭故,还归其家。

首页123尾页

本文链接:第一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上一篇:六度集经 第二卷全文

下一篇:佛说无极宝三昧经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