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大般泥洹经

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时间:2019-06-25 00:51:57 编辑:法显 译
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随喜品第十八

尔时,世尊从其面门放种种色光普照四众。光明照已,纯陀长者便疾奉施如来大众最后供养。

尔时,纯陀与诸眷属得大欢喜举声叹曰:“哀哉希有!供养如来难复再遇。”即以种种众宝之钵,盛上味饭持来向佛。

当于尔时,有大威神天而遮其前,谓纯陀言:“勿便供养,愿令我等复得须臾瞻睹如来。”

尔时,世尊复放光明照彼天子,时彼天神承佛圣旨听纯陀前。

尔时,天人及诸众生种种杂类,各异音声内怀悲感哀声动地,与纯陀俱供佛及僧,奉施最后檀波罗蜜。

尔时,世尊欲令比丘、比丘尼及诸众会知时到故,复放光明悉照众会。时诸比丘知时已至,各整威仪,执持应器如受施法。纯陀长者为佛及僧布置种种众宝床座、悬缯、幡盖、香华、璎珞。尔时,三千大千世界庄严殊妙,犹如西方极乐国土。纯陀长者住于佛前,忧悲怅怏重白佛言:“唯愿世尊犹可哀愍,住寿一劫若过一劫。”

佛告纯陀:“汝欲令我久住世者,宜知是时,当疾供设最后檀波罗蜜。”

纯陀白佛:“唯然世尊。”

尔时,一切众生异类、天人、菩萨同声唱言:“奇哉纯陀!为最后施!奇哉纯陀!为极大施!然今我等所设供具,于兹便成无用之物。”各各叹恨愁忧苦恼。

尔时,世尊自身毛孔一一皆出无量化佛,一一皆有比丘眷属,应彼一切令得供养。时诸众生皆大欢喜。

尔时,纯陀所设供具承佛威神,诸来大会皆得充足。纯陀欢喜而自念言:“今日如来一切大众,皆悉受我最后供养,然后如来当般泥洹。”其余众生亦作是念:“今日如来与诸大众,受我最后饭食供养,然后泥洹不受余请。”是时坚固林侧其地狭小,以佛神力故,如针锋处皆有无量诸佛,及其眷属于中坐食。

尔时,天、人、阿修罗众,皆大悲叹而作是言:“今日如来受我最后饭食供养当般泥洹,我等复当何所奉事?哀哉我等,孤无荫护!”

尔时,世尊即为一切而说偈言:

“汝等莫悲叹, 诸佛法应尔,

虽曰为泥洹, 亦未究竟尽。

如来常住法, 永处最安隐,

诸有狐疑者, 谛听我今说。

我已离食想, 身无饥渴患,

我今当为汝, 说其随喜法,

令一切众生, 得安隐快乐。

诸佛如来性, 真实常住法,

今汝等闻已, 当勤方便修。

如乌及鸱鸟, 其性甚相违,

能令同群游, 止宿相娱乐。

如来视一切, 犹若罗睺罗,

应常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,

能令盛毒蛇, 兔罗同其穴。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,

能令伊兰树, 同百叶华香。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,

能令迦留果, 味同耽摩罗。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,

能令一阐提, 悉成平等觉。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,

若一切众生, 一时成佛道,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。

假使蚊蚋水, 浸坏此大地,

百川皆流溢, 大海悉盈满,

如来舍慈悲, 永入于泥洹。

汝等诸众生, 深乐正法故,

谓如来永灭, 忧悲而愁叹,

从今于如来, 莫念非常想。

当知如来性, 长存不变易,

法僧亦复然, 皆非磨灭法。

“如是,善男子,此三法者,常住不变真谛之言。一切众生遭诸恐怖,此真谛说能令安隐。欲度一切险难旷野,此真谛说能令得度。此真谛说能令枯树更生华叶。若此四众闻是三法常住随喜说者,设未发意不乐向者,斯等皆为菩提之因。三法常住,是为如来最妙随喜诚谛之说。若比丘、比丘尼能为一切众生解说三法常住,当知是等堪受一切罗汉供养,若异此者则不堪受。乃至一切旃陀罗等,乐闻如来随喜说者,亦复得离诸忧恐怖。”

尔时,天、人、阿修罗等,闻说如来为常住法,心得欢喜,心得柔软,心得真实,心离阴盖,心得清净,颜貌怡悦如莲华敷,散诸天华,烧众名香,鼓天伎乐供养如来及比丘僧。

尔时,世尊告迦葉言:“善男子,汝见何等希有之事?”

迦葉菩萨白佛言:“唯然,世尊。我见奇特未曾有事,见一切诸天、人民、阿修罗等设供具者,各得如来与诸大众受其饮食。又见是中其地狭小容诸如来大众床座,一针锋处乃有无量诸佛眷属而受供食说随喜偈,彼诸众生各不相知,而谓如来独受我请。而今世尊与诸大众哀愍纯陀,受彼最后檀波罗蜜,佛神力故令此大众皆得满足,然其世尊实不揣食。唯诸菩萨摩诃萨,文殊师利法王子等人中之雄,能知如来方便现化。为此奇特未曾有事,声闻、缘觉所不能知。甚奇!世尊,无数无量如来常法。”

尔时,世尊告纯陀言:“汝见奇特未曾有不?”

纯陀白佛:“唯然,已见。向见如来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庄严其身,如是如来无量无数,与诸菩萨眷属围绕。今见世尊真实之身,独处大众犹如药树,与诸菩萨前后围绕。”

佛告纯陀:“向者诸佛皆是现化,哀愍安乐一切众生开其意故,令彼功德不可得尽作此现化,而诸众生悉不能知。唯诸菩萨成就无量菩萨功德,人中之雄,能知如来方便现化。汝今纯陀,亦复成就菩萨功德十地之行。”

纯陀白佛:“如是,世尊,我等皆当修习菩萨一切随喜。”

佛告纯陀:“莫随贪果如余契经。”

纯陀白佛:“诸余契经为非经耶?”

佛告纯陀:“彼说有余。”

纯陀白佛言:“其义云何?”

佛告纯陀:“如我所说:

“一切叹布施, 无有呵施者,

施犯戒福少, 施持戒福增。

“我说是契经,虽叹一切施而施有差降。施犯戒者无毫厘福,布施持戒获其大果不必悉同。”

纯陀白佛:“云何世尊而说斯偈一切赞叹布施功德?”

佛告纯陀:“除一种人叹一切施。”

纯陀白佛:“除何等人叹一切施?”

佛告纯陀:“除一阐提犯戒谤法,叹一切施。”

纯陀白佛:“何等名为一阐提?”

佛告纯陀:“若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诽谤经法,口说恶言,永不改悔,于诸经法心无归依,如是等人向一阐提道。若复众生犯四重禁,作无间罪,不自改悔而无惭耻,彼于正法永无护惜,不与护法之人以为知识,于诸善事未曾赞叹,若复邪见无佛法僧,我说斯等向一阐提道。除斯等类,叹一切施。”

纯陀白佛:“何名犯戒?”

佛告纯陀:“犯四重禁、五无间业、诽谤正法。”

纯陀白佛言:“如此重罪有差降耶?”

佛言:“有差降。彼虽犯戒,尚服法衣而生惭愧:‘咄哉!我今犯斯重罪。何其怪哉!造斯大苦。’而怀恐怖生护法心:‘我当赞叹护诸法者,当复降伏诸非法者,于方等经、诸禅三昧方便勤修。’若如是者,我说斯等为不犯戒。所以者何?如日光出,微尘障翳皆悉不现。如是修习此摩诃衍契经日光,无数无量众罪积聚皆悉消灭,是故此经说护法者得大果报。若不尔者,是则名为最大犯戒,若施此等无毫厘福。

“复次,善男子,犯四重禁能知真实如来之性兴护法心,若施此等,所以得大果报者何?譬如有女人,国土荒乱,将一婴儿欲至他国,道遇大水泛涨流漫,携儿而渡,水流漂急不舍其儿,母子俱溺。然彼女人曾作大恶,以护子功德命终生天;如是,善男子,犯四重禁、五无间业,深自悔责兴护法心,本作不善获恶之业,以护法故得为福田堪受信施,护法功德亦得大果。”

纯陀白佛言:“世尊,若一阐提还生信心悔过三尊,若人施与,得大果不?”

佛告纯陀:“莫作是语!譬如有人食庵罗果,并取其核坏而食之,持彼空核种著地中,虽复溉灌终不得生;彼一阐提亦复如是,坏善种子欲令改悔生其善心,无有是处,是故名为一阐提也。布施持戒得大果者果亦不同。所以者何?布施声闻及辟支佛,所得果报皆有差别,唯施如来获最上果。是故说言,非一切施得大果报。”

纯陀白佛言:“何故世尊而说此偈?”

佛告纯陀:“有因有缘。时王舍城有不信优婆塞奉事尼揵,而来问我布施之义,我摄彼故为说斯偈。当知如来方便密说,为菩萨故,非是一切。悉能了知,是故菩萨人中之雄,当于如来有余说中分别其义,降伏一切诸犯戒人,如除稊稗害善苗者。

“复次,善男子,如我所说偈:

“一切江河必回曲, 一切丛林必树木,

一切女人必谄伪, 一切大力必安乐。”

尔时,文殊师利即从座起,整衣服为佛作礼,而说偈言:

“非一切河必回曲, 非一切林必树木,

非悉女人心谄伪, 非为大力悉安乐。

本文链接:第六卷 大般泥洹经全文

上一篇:入楞伽经全文 第六卷

下一篇:胜思惟梵天所问经论(第一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