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佛学新闻

二黑结婚

时间:2019-08-20 09:37:57 编辑:

二黑结婚

二黑要结婚了,家里正在张罗婚事时,女朋友晶晶却和二黑闹翻了。

二黑的老家有个奇怪的婚俗,新娘子进门时,送亲的只能把新娘子送到村口,然后由公公帮儿子把新娘子背进洞房。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婚俗,也不知从哪朝哪代时兴起,一直沿袭至今。新娘子为啥要公公背,年轻人搞不懂,老辈人也说不大清。二黑爹说,不管老祖宗当年立下这规矩是咋想的,他自己寻思,这公公背媳妇,是有学问在里面的,姑娘家的人品和身子骨,只要一背,就能掂量个八九不离十。

晶晶和二黑闹翻,就是为这事。

晶晶是城里长大的姑娘,跟二黑在一个公司工作,是市场部最漂亮的姑娘。她爱上二黑这个山里娃,并打算跟二黑吃一锅饭,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。谈婚论嫁时,二黑将这个婚俗一说,晶晶马上皱着眉直嚷嚷:“不行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爹背我的。这是哪门子婚俗啊……”

二黑心里明白,晶晶烦的不是婚俗,是嫌弃他爹。二黑爹是山里的窑匠,烧砖的,长年累月跟灰土打交道,自己也快成一块老砖了。二黑爹长得瘦,长得丑。二黑五岁那年,娘跟一个贩水果的跑了。从此,二黑爹对女人恨之入骨,没有再娶,生活也变得很不讲究。长年累月,一身衣服脏得辨不出颜色,一头乱发像野地里的荒草,里面可以躲臭虫。这么个人,别说要他背,就是坐一桌吃饭,也倒人胃口。

那天,二黑专门为结婚的事回了趟老家。眼看婚期临近,二黑爹还是那个脏样子,二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便向爹吼道:“爹,我结婚那天,您好好洗个澡,换一身新衣服……到时候别给我丢人!”又瞧了瞧爹脏得不成样子的乱发,说:“您干脆把头发全剪了,剃个光头,又凉快又干净。”

二黑以前是不敢这么跟爹说话的,小时候还特别怕他。自从念完大学,成为公司白领后,说话的口气就变了,对爹说话就有了“指导”的味儿。爹呢,也慢慢适应了儿子的派头,从不发脾气,特别在人前,从不顶儿子。

二黑说这话时,爹正跟一群汉子在窑里出砖。听见儿子的话,应了声“知道啦”,就灰头土脸钻窑里去了。

回城以后,二黑又做晶晶的工作,哄她说:“我这次回家,专门给爹买了新衣服。其实呢,我爹一打扮,还是有点帅的。”晶晶没吭声,她心里明白,儿媳嫌弃公公,有点不地道,再说,儿子那么帅,爹丑点,有啥关系呢。

婚礼那天,村里热闹得像过节,乡亲和亲朋好友都挤到村口,一起迎接新娘子。中午,新娘的婚车到了,在鞭炮声中,稳稳地停在村口的大槐树下。二黑一下车,就看见爹和二叔迎了过来。几天不见,爹变样了,一身肥大的黑西服套在他瘦弱的身板上,像个唱戏的;头上乱发没了,理成了小平头,全是白茬子……可令人奇怪的是,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左手上还多了一根拐杖。

二黑一打听,原来爹前天夜里出砖,不小心扭了脚,伤着脚筋了。爹这节骨眼上伤了脚,公公背媳妇这出好戏,就唱不了啦。在家乡,如果新郎的亲老子不在了或生病了,是可以让新郎的亲伯伯或亲叔叔顶替的。背媳妇的重任,就落在了二叔身上。二叔虽说是个哑巴,却长得仪表堂堂。

二叔慢慢向婚车走来,二黑瞧了下爹,他站在人群里,很落寞。二黑心里猛然一酸,几年前,爹一次生了重病,以为自己要死了,在床上哭喊道:“老天啊,可怜我吧,我还没帮我儿将媳妇背回家呢,不能死啊!”谁想到,这天终于到来时,爹却成了一个瞧热闹的人……

二叔在车门旁蹲着马步,将晶晶从车里扶出来。晶晶一看要背自己的不是公公,犹豫了一下。二黑连忙说:“晶晶,这是我二叔啊,不记得啦?”

二叔背着新娘,在人群中转了几圈,马上引来一片欢呼。有夸新娘子脸蛋白的,有夸新娘子身材好的……几个老嫂子没忘了打趣二叔,也不管他听见听不见,高声嚷道:“喂,哑巴,别把新娘子背你床上去了啊!”几个小媳妇也凑热闹,对新娘子说:“妹妹,揪住你哑巴公公的两只耳朵,在背上就不打滑了……快揪啊!”一群汉子荤的素的一起来,男的女的老的少的,都笑得捧腹。

二叔聪明,瞪着一双眼睛,读懂了大家的意思,也不恼,笑呵呵地向大伙做鬼脸。也许是高兴,他从怀里摸出一瓶老烧,一饮而尽。喝足了,闹够了,这才背着新娘子进村。

从村口到二黑家,穿门过户,转弯抹角有近一里的路程。二黑和爹,已提前回到家门口等着迎接新娘子。家门口的迎亲炮仗高高挂起,只要二叔背着新娘一露面,就点火。可是,点炮仗的汉子都抽几支烟了,手里的烟头几次举到炮仗前又放下了,就是没看见新娘子露脸。门口的客人开始嘀咕,就是年迈的老汉背媳妇,慢慢磨路程,也该到了,今天咋啦?

正焦急间,一群孩子跑过来,嚷嚷道:“哑巴走到半道上,又把新娘子背回去啦。”

二黑一听这话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爹拄着拐杖的手,也开始发抖。公公没将媳妇背进婆家的事并不鲜见,但那是老风俗,有退婚的意思。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原因,否则不好向新娘的娘家交代,弄不好,姑娘的一身清白就给毁了,是要出人命的。新时代了,再没出现过将新娘背回去的事情,现在开放了,姑娘小伙子都是爱得烂熟,认识几天就在床上滚,然后才谈婚论嫁的。所以,公公背媳妇,试人品也好,验身子骨也罢,只不过是闹着玩的过场。媳妇好不好,儿子说了算,老子只是背一下过过瘾,哪敢背回去啊。

二黑赶忙奔村口跑去,想看看到底是咋回事。

二黑一溜烟跑到村口,那里除了一群半大孩子,再就是那辆婚车。瞧热闹的大人都进村了,谁能料到新娘又重新回到村口呢。二黑瞧了半天,才在孩子堆里看到二叔。

“发生啥事啦?我媳妇呢,叔?”二黑焦急地比划着,再一瞧,二叔靠树上打呼噜呢,酒气冲天,脑门都是红的。晶晶呢,正闷闷不乐躲在车里,看见二黑,直抹眼泪。

不一会儿,村口重新又围满了人。二黑爹也拄着拐杖来了,看看哑巴,又瞧瞧儿子,脸上红一阵黑一阵的。

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二黑爹一张老脸没处放,将脑袋伸进车里,试探着对晶晶说:“孩子,要不,上爹的背?”说着就蹲了下去,刚蹲下,就疼得直咧嘴,一头虚汗。晶晶只想快点离开村口,看一眼公公,磨磨蹭蹭爬上了公公的背。

二黑怕爹的伤腿撑不住,一直跟在爹屁股后头。爹背着晶晶走了一程,马上发现背上不对劲儿。换了几种方式背,都吃不住劲,晶晶的手和腿一直硬生生撑着,硌得人骨头疼。等走到僻静处,身后只跟着几个半大孩子时,二黑爹说:“孩子,别不好意思,我跟你说话解闷儿。”晶晶没吭声,身子缩得更紧了。

\

二黑虽说空着手,汗珠子却哗哗直滚。

二黑爹顿了顿,用拐杖使劲撑住那条伤腿,说:“当年,我爹背我媳妇进门时,我媳妇咬了我爹一口。为啥呢,她是被父母逼着嫁给我的啊,她不愿意,无处发泄,就咬了我爹一口……哈哈!”

晶晶撑不住,“哧”的一声笑了。忽然,她抽了抽鼻子,惊讶地问:“爹,你身上啥气味啊?”

二黑爹大惊失色道:“没有啊,我刚洗过澡了啊。”

二黑也上前在爹的背上闻了一下,没气味啊。

晶晶又闻了闻,肯定地说:“是香味儿。”

二黑又上前闻了一下,爹身上除了汗味,根本没香味儿。

二黑爹喘气越来越急,他感觉,左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不听使唤了。他加快了脚步,他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,必须赶紧将儿媳妇背回家去。

二黑心疼地说:“爹,放下她,没事的。让她跑一程,快到家了,您再背。”

二黑爹笑了,怜爱地望着儿子说:“不能放啊,半道上放下,不吉利呢。孩子啊,我这辈子就这么点事了,把媳妇给你背回家,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后面的路就该你自己走啦。”

二黑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晶晶这时也舒展开四肢,像只小猫似的趴在爹的背上。

二黑爹将晶晶背进家门,对疑惑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说:“没事,我儿媳妇使小性子,我不亲自背她,她不肯进家门呢。”

当天晚上,二黑进洞房后,不放心爹的脚,就敲开爹的房门,见二叔正给爹的脚上药。瞧着老哥肿得发亮的脚,二叔心疼得直抹眼泪。他比划着告诉老哥,刚才自己喝醉了,迷了路,把侄媳妇又背回去了。爹笑骂道:“一瓶老烧能把你搞醉?你个死哑巴!”二叔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二黑啥都明白了,二叔没醉,也没迷路,他是世上最可爱最聪明的人。

第二天一早,二黑和晶晶就出现在爹的房门口,要背爹到村诊所去看脚。昨晚,二黑把晶晶搂在怀里,说了半夜贴心话儿,主要是说爹,说爹的劳苦和心里苦。近二十年没女人的日子,红砖黑砖就是他的女人,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就是他的伴儿。儿子呢,就是支撑他生命的灯。这一切,都是自己亲眼目睹爹背晶晶回家时,开始感悟到的。晶晶听哭了,她说:“我趴爹背上,忽然感觉心里痛了……长成姑娘家后,还没被人背过……刚开始是害羞,是本能地抗拒,后来,心里开始痛了!”她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,“爹背我一程,我已经把他当亲人了。”

二黑爹的脚昨晚疼了一夜,也正想去瞧瞧医生,便起床让儿子背。

晶晶将二黑一划拉,说:“我来吧,爹,您这身子骨,我一下能背俩。”

“别,出门让人笑话。”二黑爹难为情地说,脸红得像关公。

“有啥好笑的,您昨天都背我了,也没见谁笑过啊。”晶晶认真地说。

一家三口穿村过户,儿媳背着公公亮亮堂堂地走,果然没见人笑话,乡亲们只在私下里说:“瞧瞧那烧砖的,好福气啊!”

到了诊所,医生一边捏脚,一边询问二黑爹脚扭的经过。二黑爹东拉西扯说了半天,也没扯清楚。医生狐疑地说:“咋记不清呢?除非是自己故意把脚扭伤,不好意思说。”

二黑和晶晶似乎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……

回家时,晶晶又抢着背公公。到家后,二黑扯过晶晶,酸溜溜地问:“晶晶,你前阵子还嚷着嫌我爹脏,现在咋背我爹背上瘾啦?”晶晶一指头戳在二黑头上,什么也没说。

其实呢,晶晶心中藏着一个谜。她后来告诉二黑说,爹身上流出的汗不臭。

在度蜜月的日子里,二黑和媳妇轮流背爹到诊所看脚。二黑爹心里怪难受的,悄悄对儿子说:“孩子,我原打算扭伤脚为你化解难题来着,没想到,倒害你们在大喜的日子把我背来背去。”

二黑哽咽道:“爹,感谢您帮我背回媳妇,我愿意背您一辈子!”

\

本文链接:二黑结婚

上一篇:为什么说放生在佛教中,是极大的功德事?

下一篇:为什么说法师讲经要注意次第,就是大乘行人也要经常要去听法师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