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佛学知识

品竹——罗筱冰

时间:2019-10-13 09:32:38 编辑:

也许是读了些关于竹的诗文,十几年前,我在家园北侧种了些竹子,经年丛竹已绕园三匝,鞭筍时入邻家,近观竿竿高风亮节,远看满眼篱落深深。

杜甫恶竹,板桥好竹。对于老杜的偏激我从不敢苟同,中学时代读到"新松恨不高千尺"就不再接下句,以至于此后我恨乌及屋,对他老夫子这首诗也不感兴趣了――且不说那是刻画无盐以唐突西――他老人家怎么能这般厚此薄彼呢?而板桥道人四十年来"日间挥洒夜间思"写就的萧萧瘦竹,我则置于书案时时赏读。

\

东坡先生画竹胸中无竹也罢,板桥道人写竹成竹在胸也罢,我想,他们的手再神妙,他们的笔再曼妙,虚心劲节又不乏婀娜的竹之神韵,岂是水墨丹青所能描摹得出来的?

竹月摇情,影音斑驳,那境界真让人超乎尘世。豁达如苏子,恤民如板桥,我想他们的感触应该更深。

喜欢在竹林听风雨,风雨中,能听到竹之叶脉里生命的舒勃。

在根深竿韧的竹之世界里,再狂狺的风雨也会变得缠绵悱恻,轻轻的刷洗就像老牛护犊子般温情的拥吻,小犊子样的竹之呢喃,又是那样的深情而有节奏,时而舒缓,时而急越--是陈铎先生磁性的嗓诵着音调和谐而又极具韵味的诗歌吧?是《琵琶行》里那零落的商妇的迟暮弦歌吧?而此时,你和竹和自然已经融为一体,人竹天地合而为一了。

这雨中的竹韵,诠释你的喜悦,也摇曳出你的惆怅,但都丰富了你的人生体验和对生命的思辩。

那竹枝竹叶在风雨的润泽下流淌出来的晶晶墨绿,就像殷殷鲜血鼓荡你周身,纵然再枯槁的形容也会突现水灵和红润。

春寒料峭,一株株竹笋已悄然地拱出地面了,那嫩嫩的鹅黄还冒着清新的泥土热气……破土的欢快传递给你早春的讯息--人生里到处是不可遏止的生命机缘和顶天立地的希冀啊!

当你倾心细听,有梵天清籁次第传来:盘根、拔节、解脱、拓展--一层是一层蜕变,一层是一场挣扎,为了青葱为了高远,努力撕开一页一页展示出新的一页……

在竹林里,竹的灵动,你一一感悟;你的情怀,竹一一洞悉。

家园北面是一片茂密的竹林,我常常一个人在竹林里品竹。

2007年立春时节作于苜蓿斋

注:

杜甫《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》其四

常苦沙崩损药栏,也从江槛落风湍。

\

新松恨不高千尺,恶竹应须斩万竿。

生理只凭黄阁老,衰颜欲付紫金丹。

三年奔走空皮骨,信有人间行路难。作者:罗筱冰

笑忘书

本文链接:品竹——罗筱冰

上一篇:呵护孩子的梦

下一篇:品茶与“斗茶”的盛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