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佛学知识

古庭善坚禅师悟道因缘

时间:2019-10-09 09:37:32 编辑:
古庭善坚禅师悟道因缘

  古庭善坚禅师悟道因缘

  云南古庭善坚禅师,东普无际明悟禅师之法嗣,俗姓丁,云南昆明人,生于大明永乐甲午年(1414年)。善坚禅师十岁投五华寺出家,礼宗上人为师,易名善贤。十九岁参礼柏禅师,学习禅定,从此天天禅坐不辍。宣德二年(1427),巡府御使张公,前来昆明,见善坚禅师举止从容,气度不凡,谓诸山长老曰:此子非凡间人,三十后当佩祖印。诸德宜善视之。

  宣德庚戌年(1430),善坚禅师游方至金陵,投无隐道禅师座下参学。无隐禅师令他参究万法归一,一归何处之话头。善坚禅师于是谨遵师教,力究此话头,达数年之久。一天,善坚禅师偶然阅读《圆觉经》,至身心俱幻这一句经文时,疑情大起,自言自语道:离此身心,谁当其幻?目前景物,非我之留,死去生来,安可息也?

  宣德乙卯年(1435),善坚禅师来到贵州拥萝山,不久又从此入蜀隐修,胁不至席者数年。这样,善坚禅师参究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话头,前后时间长达十余年,最后终于有所契入。

  明英宗正统年间,无际明悟禅师奉诏住持隆重恩寺。善坚禅师听说后,遂前往参礼,请求印证。

  初礼无际禅师,善坚禅师便首先通报了自己十多年来的行脚功夫及修证体会。他说:理穷情尽,十方坐断,凡圣不容,心同太玄,了无一法,即如来清净觉地。是,则和尚证明;不是求和尚开示。

  无际禅师听了善坚禅师的汇报,便问:那个是如来清净觉地?

  善坚禅师于是走上前,叉手而立,说道:某甲自性。

  无际禅师道:我难与你证明。

  善坚禅师道:我是,和尚道未是,和尚误我。我未是,和尚道我是,亦为和尚误我。

  无际禅师道:何不别处去?

  善坚禅师道:天下有过我者,我不踏老和尚门户。

  无际禅师道:子实我到家徒弟。

  善坚禅师却正视着前方,没有顾视无际禅师。

  无际禅师又道:许(许可,印可)你!许你!

  善坚禅师仍然不回头顾视。

  无际禅师道:我道许你,更疑什么?子亦如是,吾亦如是。

  善坚禅师于是走上前,大展三拜。

  无际禅师道:子将从前做功夫处,举似一遍,供养大众。

\

  善坚禅师于是将刚才向无际禅师所汇报的话,又向大众陈述了一遍。

  当他谈到见谛处,善坚禅师便叉手默然。

  无际禅师道:子见谛如何与我不同?

  善坚禅师一听,便以两手作大展拜,并说道:者(这)个非别。

  无际禅师便问:者(这)个还著言句也无?

  善坚禅师道:实无一字。

  无际禅师道:只此无一字处,吾为汝证明已竟。子可深山茆蓬下,饥餐渴饮,任意逍遥,为子安号古庭。

  善坚禅师于是顶礼拜谢。

  不久,善坚禅师便前来辞行。

  无际禅师问:子别到恁么去(你准备另去什么地方)?

  善坚禅师道:佛祖行不到处。

  无际禅师道:还许人来否?

  善坚禅师道:坦然无碍。

  无际禅师道:从上古人,阿谁有超祖之智?

  善坚禅师道:黄檗。

  无际禅师道:汝见黄檗么?

  善坚禅师道:纵是黄檗,也须摈出。

  无际禅师道:敢在我这里说大话!

  善坚禅师道:正眼无私!

  无际禅师便笑道:观子之见智过于师,今付汝袈裟拂子。珍重!珍重!

  善坚禅师一听,便掩耳而出。

  善坚禅师得法后,初游金台,止大容山,不久又回金陵,住天界寺,末后移住皖桐桴山。

  善坚禅师见地透彻,证悟精纯,堪称一代宗师。他的开示多针对丛林修学之病,切中肯綮。后代禅人,当深而思之。现举两则如次

  善坚禅师曾举汾阳无业禅师法语古道德,人得意(见道)后,茅茨石室,向折脚铛煮饭吃,过二十三年,名利不干怀,财宝不为念,大忘人世,隐迹岩丛,君王召而不来,诸候请而不赴。岂同吾辈贪利爱名,泊没世途,如短贩之有少希求而忘大果。举完之后,善坚禅师道:诚哉,是言!我等惟掠虚头,妄自尊大,无明三毒,潜结于心,逆恶境缘,知无解脱。据实而论,且莫管你是知识非知识,除却一切施为动静语默文字,生死到来,毕竟作么生脱去?不得认著个死搭搭,向良久处妄想,不得执著个转辘辘,向活脱处狂荡。但有丝毫差别见觉,直饶脊梁生铁铸就,机辩悬河泻水,未免阎老子打入呵波波阿吒吒,八寒八热,万死万生。灼然!灼然!

  又示众云:若论向上一著,了无别说,惟当人本自具足,文字经论,且无放处。近来诸方学者,尽被古人舌根埋没,不能决志透脱。开口处情尘知见,学解聪明,于自受用中,确无的实。似者(这)等辈,岂非自丧己灵?尔若不信,有日病来,将所学所抱,抵将不去。那时方悔错用心力。学者既是实为生死行脚,岂可高心执见?闻恁么说,便奋志决透去,乃思前算后,便拌此生,大舍身命,做大休歇工夫。当知此非小因缘,必猛利方能入劄。且诸方诸宿说做工夫,于自究竟处,或一年半月一月,或三年五载,有些见解,或闻师家举似,或看册子,便著业识做模样,生大我慢,便效古人行棒下喝,瞬目扬眉。学者不知,被他惑了。此个样子正是生死无明。若或真参实证,却不恁么,要向本分中绵绵密密,下死志做将去,莫论年久岁深。一念子拨之不开、荡之不散,时节到来,豆爆冷灰,天翻地转,打破疑团,虚空粉碎,方是自己大光明宝藏,大受用处。自然头头无碍,物物全彰,了无一法可当情。说者边那畔,通明透彻,凡情圣解,宛尔一如,尽十方世界,森罗万象,总诸佛清净无碍三昧。到恁么田地,说甚么文字情解,根根尘尘,悉是大光明宝所有时摄。十方诸佛光明入一微尘光明,一微尘光明现十方世界诸佛。诸佛非来,我亦非动,寂寂如如,无彼无此,嗟夫!学者于初立志处,担荷一担经书,字句口耳,传习为其已见,认为古人用处。古人即不如此,语默动用,别有生机。岂等闲共与卜度!须是具大根器者,闻必敬信,生难遭想。其或我慢矜高,退之远之!珍重!

\

  善坚禅师圆寂于大明孝宗弘治六年(1493),春秋七十九岁。生前有《闲闲歌》及《山云水石集》传世。

本文链接:古庭善坚禅师悟道因缘

上一篇:古寺高僧与无神论者的精采对白

下一篇:发愿后没做到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