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佛学知识

为什么说我们是罪恶的生死凡夫?

时间:2019-08-20 09:37:54 编辑:
(“站在净土宗的立场上,为什么说我们是罪恶生死凡夫?有的人认为自己信受了阿弥陀佛的救度,可他不认为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这个怎么解释?”)   修学其它一切法门要靠自力,而且自己要有自信心,如果没自信心,那就麻烦了,不能成就。学净土法门不一样,善导大师讲了两种决定深信,一个是对自己的信心,一个是对阿弥陀佛的信心。对自己的信心,不是相信自己能干,恰恰相反,相信自己不能修行。我看这一点不容易做到啊,大家在座的每一位,可能很少有人能够死心塌地地相信自己不能修行,都相信自己能修行,相信自己能打念佛七,相信自己能读功课,还去攀比别人。如果真正相信自己毫无能力,一定不会认为自己还能修。善导大师怎么教导我们呢?“一者决定深信,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已来,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”不是相信自己能干、能修,而是相信自己什么都做不了。念念之间都是一个罪恶生死凡夫,还有什么资格谈修行?还有什么资格谈清净不清净?难道我们无量劫以来的修行没有一次超过今生今世吗?那为什么过去的修行没有了脱生死?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,这样的想法是比较危险的,我们过去的历史就说明了这一点。  ……有六个字“看破、放下、自在”,什么叫“看破”呢?按照圣道法门,证到性空的境界,无人、无我、无众生、无寿者。我们没有这样的智慧,从这个角度讲是看不破的。从净土的角度讲,不是看这个叫看破,而是把自己看破,看破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没有一点点能力自己修行了脱生死,彻底放下自我。本来自力就是没有力量,也谈不上放下不放下,但是你看不破的话,总是认为自己有力量。所以,要看破,看破自然就放下了,放下自然就自在了。  净土宗的“放下”要找一个落脚点,放在什么地方?就是放在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名号上,就是放在阿弥陀佛救度的大愿船上,这样,按照善导大师所讲,就是“乘彼愿力”了,乘彼愿力自然就定得往生。  所以,这六个字也就是善导大师的两种深信,“看破”就是“一者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”;“放下”就是“无疑无虑乘彼愿力”;“自在”就是“定得往生”,定得往生怎么会不自在呢?修学净土宗,心里面对往生忐忑不安,那叫不自在。  ……我们对自己的罪恶体会得越深,就对阿弥陀佛的救度感受得越深。在《华严经》里,菩萨怎么忏悔业障呢?“若此恶业有体相者,尽虚空界不能容受”,“如果说我们的恶业有体积、有形状,整个的虚空界都容纳不了。”有这么多的罪恶,连菩萨都作这样的反省,就知道我们凡夫是通身业力的凡夫,是罪过盈满的凡夫;虽有这么多罪过,阿弥陀佛并不舍弃。(《聚龙寺佛七开示》)  站在净土宗的立场上,我们的根机在哪里?我们的位置在哪里?  我们的位置,第一点,从空间来说,是在娑婆世界。不在诸佛的净土,而是在秽土。  娑婆世界是什么样的人呢?《悲华经》说:“被十方诸佛所摒弃,断诸善根之人,如此恶人,悉皆充满。”这就是娑婆世界。说得很清楚了,被十方诸佛所摒弃之人,是断诸善根之人,我们是没有善根的,没有福德的,就像垃圾一样,没人要了,这样的人充满娑婆世界,所以这个世界才有高山、峡谷。诸佛净土是“地平如掌”,是琉璃地,我们哪有琉璃地呀?我们的世界是由污浊所构成的,为什么?共业所感,我们这些恶业众生共同来到这里,来到这个娑婆世界,感出这样一个污秽的、不安宁的──战灾呀、水灾呀、火灾呀、瘟疫呀等等,这一切,都是我们的恶业所感,所以,生到这个世界会感到很耻辱,其实也是应该的,像我们这样的人,也只能生到这个世界,没有别的办法。  这个是知道我们的位置在娑婆世界。  那么,从时间的位置来讲呢,我们是生在五浊恶世、末法时代。如果生在释迦牟尼佛那个年代,那还不错,释迦牟尼佛一座讲法,经典里说了,座下多少比丘得漏尽意解,多少菩萨得无生法忍,多少多少得阿罗汉,多少多少得法眼净。很可惜,我们都没生在释迦牟尼佛的时代。释迦牟尼佛已经灭度了,五百年正法,一千年像法,现在进入末法。我们末法时代是什么特点?五浊恶世啊!在《阿弥陀经》里说“五浊恶世”,“五浊”是指:劫浊、见浊、烦恼浊、众生浊、命浊。这个讲解起来很多、很复杂,总而言之,这个“浊”是肮脏的意思。  我们来到这个肮脏的世界,就没办法了。烟台这个地方很不错,城市的空气很干净,如果我们到污染严重的地方,沈阳那个地方,空气就不太好,大城市污染很重,你再有本领,对不起,生到这个世界来,一出门,衣领就要黑掉了。我们中国有一个俗话,叫做“跳进黄河也洗不清”,你再有本事,你跳到黄河里边,洗也洗不清了,用黄河水来洗吧,越洗越黄,越洗越浑。我们跳到娑婆世界、跳到五浊恶世,对不起,你洗也洗不清了,“五浊”,不是一条黄河,是五条涛涛的浊流,是众生恶业所感的浊流,所以,来此世界,就会觉得修行没有力量,觉得内心不能清净,这个是理所当然的。为什么?跳进黄河洗不清了。  所以,身为五浊恶世众生,说“我要如何如何”,说“我要效法古代的高僧大德那些难行苦行”,恐怕不容易。这种行为非常值得赞叹,但是,效果可能非常微弱。  经典里有这么一个比喻:有一块无量无边的大冰,将开水倒下去,开水很快就会冻住,结成一块小冰。我们一开始修行,非常热切、勇猛,精进得不得了,好像开水一样,倒下去,然后恶业烦恼就来了,马上就倒退了,不退转永远也达不到,可望而不可及。  所以,来此娑婆世界,我们的位置就在这里,就是恶业、恶众生、恶世界、恶烦恼,这就是善导大师在《观经四帖疏》里所讲的。  对于这样的恶业烦恼众生,在《地藏经》里,地藏菩萨说得更清楚:“南阎浮提众生,举止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。”我们起心动念,一点一滴,都是业、都是罪,为什么?都是我执、我见。  净土的经典,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一点,所以,净土三部经是我们的正依,其它经典不是我们所学。  既然我们的位置在恶业、妄念、恶障、恶世界、恶众生、恶烦恼,像这样的恶众生,释迦牟尼佛才给我们讲了慈悲至极的净土法门,我们懂了:我们就是站在恶这个地方,那就只能修连恶人也能成佛的法,这才和我们相应。如果我们把自己的位置定错了,把自己定在善的位置上,那就修行什么法呢?那就要行万般的善,要如何如何才能成佛的法,那个,不相应了。 ……一位大德的话,让我越想越赞叹,他说:“读经的人,有两种:一种人读经,他会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好,还有一种人读经,他会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差。”  怎么说?第一种人要么是能够自力圣道修行的大士,于此五浊恶世,难忍能忍,难行能行,刻苦修习三学、六度,勇猛精进,变得越来越好,这是这样的人;可是,很多人不是这样的根机,那他就成了增上慢的小人,“增上慢”是什么意思?自己没做到,把自己夸大了:“别人能做到,我也做到了,你看,我学佛之后变得越来越好。”对不起呀,你这个人,可能……不好讲,我以前就是这样的,没脸皮的人,我认为自己变得越来越好了。  还有一种人,他听闻佛法之后,发现自己越来越差了:“哎哟,我什么都不如人呐!”所以,印光大师讲:“见一切人都是菩萨,唯我一人实是凡夫。”“哎!我什么都不行,念经念不好,念佛也念不好。”心里边总是感到不好意思,总是感到惭愧。  岂不知,这正是佛的慈悲呀!佛慈悲地教导我们:“我看你呀,实在是不行!”  我们内心总是不老实: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挺不错,而且还变得越来越好。其实,在阿弥陀佛救度的法镜面前,在阿弥陀佛这块毫无遮拦、彻底明亮的镜子面前,凡夫的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住,都掩盖不了。我们不要跟阿弥陀佛搞这个表面工作,早就被照得明明朗朗了。  佛都看得很清楚啊,你不知道佛,佛知道你,佛知道得太清楚了。所以,我们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东西全部翻出来,交给阿弥陀佛,一切任凭弥陀救度,我们就老老实实来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  像我们这样的人,源信大师讲:“极重恶人,无他方便,唯念弥陀,得生极乐。”像我们这样极重的恶人呢,决定没有别的更加方便的救度法门,只有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得以度脱生死大海。  ……随着时代的延递,众生的根机越来越浅薄,虽然有佛的其它教法流行世间,但修行起来太费力气了,做不到啊。如果让我们戒定慧去修,努力一下,就知道:“哎呀,非我的根机所能堪!”这样的造恶众生,眼看着就要堕入地狱了。  事实上,如果当下没有这样的警觉的话,我们不是“眼看”了,现在就是“三涂火坑,临临欲入”啊,看着看着就要栽下去了。  想一想我们的心呢,地狱在哪里?就在我们心里。贪瞋痴的烦恼恶业从来就没间断过,像这样的人,将来不到地狱里去还要到哪里去呢?如果不到地狱的话,佛法讲的因果就不成立了。  ……这里的“恶人”,并不是道德上的概念,“这个家伙干坏事!”而是从宗教意义上体会到自己有恶业、有妄念,自己的修行没有力量──要这么理解。  在弥陀的救度面前,每一个人都成了恶业凡夫了,而弥陀的救度呢,正是要救度像我们这样靠自己的修为没有力量去断离三界迷妄的人。像我们这样的人,没有任何法门可以得救,所以,弥陀才发下殊胜的慈悲誓愿,说明要以救度这样的恶业凡夫做为他的本怀。(净宗法师《烟台讲话》1998)  善导大师“一者决定深信”,是要消除我们的我慢,是要消除“我还可以”这种想法,给自己一个清醒的认识,如果这个决定深信建立不起来,就很难进入净土法门的核心。  ……应当知道:我们自己彻底无能,等于零,甚至是负数。一只蚂蚁,它是零,为什么?它不会造恶业,它不过是消耗性质的;而我们人呢,是个负数,造恶业太多了。一位居士说:“牛一辈子吃素,只知道帮人干活。我比牛差多了。”她的体会很深刻。我们想一想,我们的修行能不能超过那头牛?它生来就吃素,还没干坏事,没有坏念头。我们怎么样?天天贪瞋痴。跟牛比,牛可能是个零,它没有进步,但也没什么退步。咱们天天退步,天天往地狱里掉。  ……我们末法年代的众生有什么特点呢?我们南方产茶业,谷雨前的茶能卖出好价钱,谷雨后的茶,哪怕隔了一天,就价格大跌。你不服气不行啊,时令不同,品味就差了很多。我们来到末法年代,就被末法年代所限制,如果非要说自己能修行、能了脱生死,那是肯定不行的。  ……这里的善恶,是自己的宗教体验,不是说“我去干坏事,变成恶人”,那就大错特错了,我们现在就是罪恶的人,连祖师大德都说自己是必堕地狱的人,我们怎么不是罪恶的人呢?我们以前不知道自己是恶人,认为自己是善人,“我还挺不错……”那就不容易领受阿弥陀佛的救度。(《泉阳讲座》)  有的人认为自己是在信受阿弥陀佛的救度,可是他不认为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像这样的人,就没有信受净土法门了。  信受净土法门,归根结底,我们讲这么多,都逃不出善导大师的两种决定深信。善导大师非常慈悲,非常善巧,把信心分成两方面:机之深信和法之深信,这两点是一体成就的。  什么叫“机之深信”呢?“机”就是我们的根机,是我们众生对自己是个恶机的觉悟;什么叫“法之深信”呢?“法”就是弥陀的救度,就是弥陀的本愿力,是对弥陀救度的信心。  这两点是一体的,不分的,就像硬币一样,一个正面,一个反面,正面和反面是一体的,硬币不可能有正面、没有反面,或有反面、没有正面。  “我对阿弥陀佛的救度绝对不怀疑,但是我认为自己挺不错的,并不是个罪恶凡夫。”也有的居士这样说了:“师父啊,你这样讲,会打击人家信心呐!人家学佛这么多年,还是罪恶生死凡夫,那还有什么搞头啊?”  我说:“你本来就是啊,有什么办法?祖师是这样讲的,我不能去改变祖师的话,不能只讲好话麻醉你呀!你本来就是这样嘛。”  他说:“那,我不是。”  “你不是,你了不起,我是。你不是,善导大师是,昙鸾大师都是啊。”  那么,善导大师说了哪两种深信呢?  “一者,决定深信,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已来,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”  第一,深信自己是轮转三界的罪恶生死凡夫。我们很多人都说:“哎,你要自信呐!”意思是说:“你要相信,你很有本事,相信你很有能力、很有毅力,你一定能够往生,你有这个修行。”这个是不对的,善导大师不是这样说的,善导大师说:相信我们自己呀,毫无能力,只有罪过,必定轮回,必定堕落,“现是罪恶生死凡夫”,现下、念念之间都是如此,是罪恶生死凡夫,是毫无办法的,当下就是罪恶,念念之间都不清净,都是贪瞋痴的烦恼。“哎呀,我这几天没有什么烦恼了。”你不知道什么叫烦恼啊,烦恼相非常得细腻的:睡觉就是烦恼,是随眠烦恼。你起心动念、我执我见,本来就是烦恼之根。任何凡夫脱离不了这些,念念之间都如是啊。“无始劫来,常没常流转”,过去无量大劫以来,虽然修行过佛法、值遇过诸佛,可是都在流转。我们是一切法都修不成之人,一直在三界里边沉没、流转、飘荡,向未来看,是无有出离之缘。像我们这样的人,如果没有阿弥陀佛的慈悲救度,茫茫的无量劫以来、无穷劫之后,决定没有出离的机会,连这样的缘都不存在,没有这个可能性,“无有出离之缘”,那就彻底绝望了。 “二者,决定深信,彼阿弥陀如来,四十八愿,摄受众生,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,定得往生。”  第二,相信阿弥陀佛的愿力,四十八愿已经成就了,第十八愿尤其是弥陀救度众生的本怀,“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”:“我不能救度你,我就不成佛!你还

\

有什么好怀疑的?你还怀疑?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成佛了,我要不能救度你,我就不成佛!总而言之,我要救度你,因为我已经成佛了,毫无疑问!”  这是个绝对的名号,所以,众生任何的情见,在名号面前,在阿弥陀佛大智慧火面前,都烧得是荡然无存,那么,就没有自我计较和分别在里面,如果你非要计较、分别,边地去往生,再计较、分别,那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所以,“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”,这“无疑无虑”非常有意义。  我们往往有疑惑、有顾虑,比如说:“哎呀,我有这样的罪过,能往生吗?”这是一个顾虑呀;“哎呀,万一我临终的时候,没有助念怎么办?”这也是个顾虑呀;“万一到时候,业障现前,没有顺缘怎么办?”等等等等,都是顾虑,顾虑就是怀疑,怀疑说:“阿弥陀佛大概救不了我吧?”  阿弥陀佛说:“无疑无虑,任何情况下,放心大胆,正念直来,就这样就来,我就抱着你了,就拥抱你了,就救度你了,现在就要救度你,现在我就是南无阿弥陀佛,不到你临终是南无阿弥陀佛。”这样叫“无疑无虑”。  无论如何,无论有多少恶业烦恼,阿弥陀佛要救度我。就是我这样的家伙,弥陀要救度我,所以,就念出了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我即使再罪业滔天、即使再妄念不断、再不能修行,弥陀的救度永不改变,所以,我念出了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这样才是真正的念佛。  往生是决定下来的,这样叫做“乘彼愿力”呀,那不然怎么叫“乘彼愿力”呢?前边说:“大概能往生。”后边说:“像我这样,可能不行吧!”刚上船,又下来了。你上去嘛!像这样上去,能往生!不怕!──不是我们自己能往生啊,弥陀说:“你不来往生,我不成佛!”难道弥陀有虚愿吗?难道弥陀会讲假话吗?所以,毫无疑问,是决定可以到极乐世界去的。真是大愿不可思议!  这就是他力的不可思议,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力的。你自己在想啊,都是虚妄,想一想都是虚妄,毫无意义。  比如说,我们这房间,电灯亮得很,你有什么好想的?你想来想去,它还是那么亮,“哎呀,我怎么样怎么样……”你有什么怎么样?你没怎么样,发电

\

厂给它送电来了,它就亮了,都搞好啦,一拉开关就亮了,不拉开关电也在,它是通畅的。  信心的开关一拉开,佛光就照进来了,你不拉,佛光也调摄你呀。其实,拉开关也不是你拉的,阿弥陀佛调摄成熟了,“啪嚓!”“哦!原来如此!阿弥陀佛一定要救度我,好!”不过如此而已。  善导大师的两种深信是一体的,机之深信和法之深信是一回事,所以说,信机即是信法:信你的根机,就是信这个法。  有的人只信一边,他信哪一边呢?“哎呀,我是个罪恶生死凡夫,我是不行啊,所以,往生没份。”  善导大师说:“你怎么只要一边呢?另一边没要啊!”  弥陀的救度说“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”,第二种深信就是说“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”所成就的正觉,阿弥陀佛已成佛了,当然就有法的深信了,前面说“若不生者”,就是要救度你这样的凡夫,所以才有机之深信,这两点本来是一体成就的:“如果你这样的罪恶众生,我不能救度,我就不成佛。”弥陀现在明明都已成佛了,当然毫无疑问了。  对于那些认为自己修行了不起的人,这两种深信里边,要多看看第一种深信,要知道啊,你不是那个了不起的人,你是这个五浊恶世的凡夫,是娑婆世界的罪恶种子,是个必下地狱之人,是一个“无始劫来,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”之人,是罪恶生死凡夫。多多地读这第一种深信,骄慢的心就会放下了,经典里说:“骄慢弊懈怠,难信如是法。”骄慢的心放下,就能仰凭阿弥陀佛救度。  还有一种人,“哎呀,不行啊,我这人差。”那你多看看第二种深信,“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,定得往生”!你也就欢喜啦。  所以,不论对什么人,这两种深信都起了很好的平衡作用,决定使我们都能往生去。  这两种深信是净土宗的纲要,说来说去,都跑不出这两种深信,如果没有建立起这两种深信,那和净土法门就不相应了。  所以,如果认为自己还挺了不起,那是把自己看大了,也就是说,弥陀的光明你还没有领受到。在南无阿弥陀佛这彻底圆明的大法镜面前,众生一切的烦恼恶业彻底彰显无余。如果你还没看见,那是你还没站到镜子面前,人家说你脸上脏,你自己不知道。在镜子面前才能看到:哎,这儿也脏、那儿也脏。  令我们感动的是,善导大师既然讲这样的话,他自己肯定也是抱有这样的信心,不然他不是骗人吗?善导大师也说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连弥陀化身都说这样的话,我们当然是哑口无言了。  昙鸾大师说:一日之中,有八万四千念头,每一个念头所造的业,“足系六道堕三涂”。造出的恶业,使得我们堕入六道,到三涂去轮转。昙鸾大师在《往生论注》里边再三恳切地叮咛我们:三界是虚伪相,是颠倒相,是轮回相,是无穷相。  我们就身处三界里边,三界是什么特色呢?就是虚伪,就是颠倒,就是无穷的轮回,那么,这样的众生,当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实,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德,有的不过是些有漏的人天善果,即使如此,得到的非常少,丢失的却非常多。  祖师透彻地看到我们的内心了:我们是没有办法了!这些话,不是说祖师都谦虚,祖师是对我们内心的污垢和黑暗、无明,做了深刻的剖析。  只有我们这样的人,才认为自己还不错,“我还挺好。”前面也说了,学佛法,一种人是变得越来越好,而另一种人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如人,这是个惭愧心的发现,并不是说自己去干坏事,而是感到自己无论如何地做,和弥陀的救度来说,都没法相比。  ……我们不要糊糊涂涂地过日子,甚至也有人说:“阿弥陀佛无论如何都要救我啊,所以,我就随便了。”不是这么一回事情。  阿弥陀佛无论如何都要救度众生,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但是,众生要去领受阿弥陀佛的救度。领受阿弥陀佛救度的人,在内心必然产生和原来不同的感受,这是阿弥陀佛触光柔软愿发挥的作用,因为阿弥陀佛的光明照耀了我们,使我们恶劣的众生内心变得柔软。柔软就是惭愧、忏悔、感恩、欢喜等等,这样的心情自然会产生出来,我们对阿弥陀佛就会有报恩之心:“哎呀,阿弥陀佛救度了我。”对众生就会有怜悯之心:“哎呀,阿弥陀佛这样怜悯我,我也会怜悯众生,也会施予众生。”虽然自己的能力做不到,但这样的心情会经常产生出来,也不会再那么刚强、傲慢了。 想想我们自己,是否曾有过这样的心态:“你们都不如我,你们这帮家伙,我要念佛,你们扯我的后腿,你们这些下地狱的家伙,你们这些业障鬼子……”首先骂自己家的人,骂完之后再骂社会上的人:“你们这帮家伙,个个都要下地狱。”  这都是我们内心把自己看得比别人好,把自己看得是个善人,才会去骂人家,如果知道自己是十八层地狱的人呐,只有抬着眼看人家了,怎么会骂人家呢?人家恐怕是十七层,比我们还高一层,我们是最底层的,就没有资格、没脸去讲人家了。我们总说人家不对,其实我们没有这样的资格。  领受到弥陀的救度,会有这样的感受:在自己从悬崖向下沉堕的时候,被弥陀拦空抱起来;在海里淹得要死的时候,被弥陀跳下海抱起来。这样,我们才感谢弥陀的救度啊,并不是认为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修行人,如果认为自己是了不起的修行人,大家听闻了净土法门,也不会相应,就会觉得:这个师父讲得不对头,最起码,我不能信受这个法,我要去修行,我要去开大悟,我要去做祖师。(净宗法师《烟台讲话》1998)  “唯除五逆,诽谤正法”,是点出十方众生的特性、根机,你个根机就是:五逆谤法的种子在你的心里存在,因缘显现成熟的时候,就会造五逆谤法之罪。如果你内心没这个种子,缘来了,也不会显现。我们是什么样的众生?是内心当中深深埋藏着五逆谤法种子的恶业根性的众生。五逆就是杀父、杀母、杀阿罗汉、出佛身血、破和合僧。  有人听了之后,有点不太乐意,“干吗给我戴这么大一顶黑帽子?我还不至于那么坏。”其实你是对内心没有深刻的反省。佛是真语者、实语者,而我们众生是颠倒者、虚妄者。就讲杀父吧,一般的人情还不至于父子相杀,可是,看看我们的心,在特定的情况下,也会冒出这样的恶念头。俗话说:“久病床前无孝子。”假如你在外地工作,听说父亲生病了,就心急如焚,马上赶回来看,如果两三天病好了,你就回去了,很简单;如果父亲一病三年、五年,瘫痪在床,死也死不了,活也活不来,你必须在家里照顾他,你就着急了:“老爸,你的病怎么老是不得好?我那边还有工作啊,好不容易找的工作,还有老婆孩子,不能为了你一个人,不顾我的一家人啊!”心里边说:还是早一点走吧,你走得轻松,我们也自在。因为你父亲的存在,妨碍了你正常的生活秩序,在这个时候,你自私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,希望能够扫除这个障碍,可是又不好意思明确地说,所以转弯抹角地说:“让他快乐地、好好地走吧。”五逆罪就出现了。  我不是拿这个批评大家。我们就是这样的凡夫,每个人都逃不出这样的圈子。  ……作为佛弟子,不应起这样高慢的心:我比别人贤善。用佛法来对照我们的内心,我们的内心也是一样的贪瞋痴三毒烦恼,有缘就显出来,没有缘就暂时没有显出来,并不代表我们比别人贤善。我们现在生而为人,无量劫以来,也在地狱呆过,这是肯定的,说明我们过去必定造过五逆谤法之罪。如果今生不往生西方,谁能保证自己将来不堕落三恶道呢?佛说:“一切众生必堕无间。”一定要堕落到无间地狱当中去。所以,当我们看见人家五逆谤法,要知道:这个人就是我,我目前没有这样的缘分,还没有这样明显的罪业,但并不说明我比他贤善,如果我今生不能往生西方,将来跟他一模一样。(《念佛问答》)  我们平时对父母瞋恨,对父母不孝顺,对父母逆恶,这通通是杀父杀母,这就是五逆十恶,这样的罪过,就会让你下地狱。(《蚌埠座谈》)

本文链接:为什么说我们是罪恶的生死凡夫?

上一篇:了凡四训电视弘法讲记(第十卷)

下一篇:五福临门的五福从哪里来?